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十景缎 第一百四十八章

十景缎 第一百四十八章

时间:2018-06-23 一望之下,并不见舱中有人,琵琶声却未停息。文渊轻轻走进,关上了舱门,游目四顾,只见一个大铁箱摆在舱中侧边。
  这铁箱长宽都有八九尺,方方正正,可是偏偏一角底下用金条垫高了,便摆得歪歪斜斜。箱子虽是铁铸,八个箱角却都包以黄金。箱子四 面雕刻着花纹图案,除了龙龟凤麟之类瑞兽,也有各式花鸟山水、人物景致,工笔十分精细,当真刻画入微。凡是鸟兽的眼睛,都镶着宝石美 玉,有的是珍珠,有的是玛瑙,也有翡翠、琉璃,璀璨生光,瑰丽夺目,整个箱子便是十分华贵珍奇的宝物。
  这铁箱并非密闭,在花样纹路之中,有许多镂空之处,阵阵琵琶声犹似风过竹林,从蟠龙爪牙、凤凰羽翼之间流出,清幽绝俗,却又带着 丝丝无奈,犹如仙女的声声歎息。
  文渊呆了一呆,顿时愤怒异常,心道:「这些恶徒,难道将紫缘锁在这箱中?」
  他惊怒之余,双手抵在铁箱上,低声说道:「紫缘,你……你在这里面吗?」
  琵琶声倏然止歇,箱中一无声响,全然没有回应。文渊大为焦急,用力撼动铁箱,低声叫道:「紫缘,紫缘!你回答我啊,是你么?是不 是你?」
  花纹空隙之间,现出了一只清澈的眼眸,柔和的目光投在文渊脸上,犹如一泓秋水。文渊和那眼光一接触,心神大震,双手手指紧紧抓住 箱上镂空,身子紧挨着铁箱,只盼全身都贴在箱上,与箱内之人近得一分是一分,心中惊喜之极,忍不住叫道:「紫缘,真的是你!」知道日 夜牵挂的紫缘便在身前数寸,文渊亢奋得一颗心几要从胸腔中蹦了出来,一时忘却身在险境,失声呼叫。
  紫缘仍不说话,目光盈盈,却充塞着欢喜激动之情,一闪泪珠夺眶而出。文渊用力一震铁箱,觉那铁箱沉重牢固,单凭一己掌力难以破坏 ,当下轻声问道:「紫缘,你觉得怎么样?他们……他们有没有伤害你?」缝隙之间,只见紫缘的眼睛左右微晃,似乎轻轻摇了摇头,眼中孕 满眷恋之情,似乎在说:「我们又能重见,之前的苦难,还有什么好在意的?」
  文渊突然发觉,始终没听到紫缘说一句话,心中一急,轻声问道:「紫缘,你不能说话么?如果是,你弹一声琵琶。」只听箱中略一寂静 ,随即轻轻一声琵琶弦响。文渊心道:「莫非那些人点了她的哑穴?」他细细查看,想先放出紫缘,为她解穴,却不见铁箱上有任何可开启处。一抬头,只见铁箱一角上金光灿烂,心中灵光一闪,伸手去掀。一掀之下,虽然毫无动静,但是手上却摸到了黄金角上有个缺孔,仔细一看 ,似乎是个钥匙孔。
  文渊绕着铁箱检查一遍,八个黄金角上都有孔洞,心中已然有个大概,向紫缘问道:「紫缘,等会儿我问你话,你便拨弦回答,是的话拨 一下,不是就拨两下。」琵琶声响了一响。文渊道:「这铁箱的六面是可以解开来的,是么?」又是一声琵琶声传出。
  文渊沉吟道:「这么说,若要让你出来,必须开启其中一面,那也得要有四个角的钥匙才行。」顿了一顿,又道:「紫缘,你在箱子里, 有没有什么危险?
  觉得难受么?「紫缘轻轻弹了两下琵琶。文渊拍了拍头,心道:」她是不肯让我担心的,就算会,现下又怎会承认?「
  忽听舱外脚步声动,有人来到。文渊大惊,见紫缘的眼神也是忧急万状,当下心想:「先避上一避。」正待觅地藏身,突然一转念:「避 他什么?
  这群恶徒将紫缘困锁于此,这算什么手段?他们故意让我前来底舱,早知道我在这里,又何必躲?对付这群小人,又岂能示弱?当然不能 !「想到此处,文渊心中一股怒意直冲胸臆,反而走上一步,站在铁箱之前,双目紧紧盯着舱门。
  只见舱门打开,现出数个人影,九头鸟司空霸、摩天迅羽狄九苍、西天孔雀卓善之外,另有那穆姓老者、东宗数名弟子。文渊所料丝毫不 错,司空霸确实是故意引诱文渊来此,可是司空霸等人却颇感意外。他们只道文渊必会躲藏起来,伺机行事,没想到他孤身一人,居然不闪不 避,便是站在众人之前。
  司空霸微微一愕,随即满脸微笑,道:「你就是文渊?」文渊道:「正是在下。」司空霸摸了摸下巴,笑道:「好小子,有胆识。你潜上 船来,想必是意图带走这位紫缘姑娘了。」文渊沉住气,道:「想来阁下不会答应,是不是?」
  司空霸笑道:「就算答应,也不成哪。你想带这紫缘走,可也得先放她出来。
  不过嘛,这四非人的「不正宝箱」,我们大伙儿却是谁也开不了,你道是为什么?
  呵呵,咱们可没钥匙哪。「说着诡笑几声,道:」放在「不正宝箱」之中送来夺香宴的娘们,一向都要脱得光溜溜的,嘿嘿,虽说夺香宴 上总能看到,不过听说这位紫缘妹妹美若天仙,我还真想先睹为快哪!若咱们有钥匙,不必你说,也是非开不可哪!「
  文渊闻言一惊,转身朝花纹缝隙间望去,只见紫缘的眼光别了开去,身上是否穿衣是看不出来,但是这眼光一移,大有羞赧之意,已知司空霸所言不错。只听司空霸笑道:「小兄弟,你也不必这么急色,照着这点缝看也过瘾么?哈哈、哈哈!」
  忽见文渊身不转、头不回,身子陡然倒弹而来,恍如一溜飞烟,瞬息间已晃至司空霸身前三尺,反手便是一掌,掌力深沉蕴藉,来势极险 ,一招间已笼罩司空霸上盘三路。司空霸没料到他突如其来地发难,惊愕之余,反应却也奇快,双掌翻飞,掌法之中又含爪法,灵敏刁钻,呼 呼呼连抓三下,虚势带开文渊掌力,反抓文渊手腕脉门。
  文渊恨对方对紫缘不敬,这一下骤然发招,实已发挥了「风雷引」曲意的极致,不料司空霸武功也是非同小可,立即以厉害招数回敬,心 中一凛,缩臂闪开,暗道:「这一抓功力可深!此人是个劲敌,轻忽不得。」已然回身相对,掌游身际,忽尔双掌一分,潇洒流畅已极,将一 曲「平沙落雁」的要旨融入了掌法之中。
  这「平沙落雁」在常见于外家功夫,却也是一首悠扬的琴曲。文渊将其精义渗入掌法,便如雁阵横空,辽阔而轻翔,掌力时隐时现,比拟 雁鸣,无论司空霸如何眼观四路,都难以摸清来路。
  司空霸瞧出文渊招数精妙,暗暗骇异,心道:「小鬼头所使的武功从未见过,是什么功夫?以这一掌的灵动而论,与本派西宗的武功有异曲同工之妙,却更胜一筹。」但他身负云霄派东宗绝学,云霄派武功拟鸟而创,文渊掌法虽妙,却显然跟西宗武功大有可印证之处,司空霸倒 也不惧,猛然一声怪叫,跳了起来,一跃便到了文渊头上,头下脚上,双掌合拢下劈,有若千斤巨斧重劈,一股凌厉劲风随之划破空际而下。
  原来司空霸看出文渊招式奥妙,内劲却是不及自己,当下施展云霄派最拿手的绝顶轻功,强行突围,紧跟着恃强欺弱,单凭内力猛攻文渊 .云霄东宗的武功注重内息,初练平平无奇,然而越练越是威力无穷。「九头鸟」司空霸是程太昊的师兄,这一击汇聚了他三十多年的功力, 威力奇大,这一招广被数尺,逼得四下狂风飙飏. 便在同时,狄九苍已闪至文渊背后,鹰爪分攻文渊左右。卓善丹田狂催内劲,左手指头结成 手印,正面拍向文渊,这「明王大手印」糅合了密宗、云霄派两门内功,劲道雄猛浑厚,声势浩瀚。霎时间,文渊已陷身云霄派三名高手夹击 之中。三人内劲激荡,犹如一个牢笼困锁文渊身周,要他躲无可躲。
  三人猛招临门,文渊口中忽然胡乱呼叫,脚下步履颠踬,身子歪歪斜斜,似乎被这三道厉劲逼得立足不定。狄九苍、卓善大喜,均想:「 这一招下来,定能毙了你这小子!」司空霸却脸色一变,两掌分向左右,作展翼之形,头一昂,下坠之势顿时转为滑翔,从文渊顶上一掠而过 ,飘开二丈有余。
  才一着地,便听身后「砰」「磅」两声,卓善、狄九苍两人已莫名其妙地摔倒在地,狼狈不堪。文渊脚步跌跌撞撞,犹如醉酒酩酊,看来 也是随时要倒,但是左一晃、右一摆,总是将倒未倒。
  那穆姓老者,自是皇陵派祖陵守陵使穆言鼎了。他一直冷眼旁观,见到文渊在危急万分的当口突然反客为主,不禁一凛,眼见文渊动作古 怪,先是在卓善手印未至前矮身出脚,将他绊倒,继而回身挥手,拉住狄九苍脚踝,使他仰天摔一大交,自己却因身形放低,两人的手上招数 全然未及奏效。只司空霸眼光老到,瞧出文渊架势有异,先行避开,没如狄九苍、卓善一般出丑。
  狄九苍羞怒交迸,待要起身再战,下半身却已无法动弹,原来文渊一抓住他的脚踝时,已封了他的半身穴道。卓善一跃而起,骂道:「贼 小鬼!」
  待要再攻,司空霸却大声喝道:「师弟退开,这小子你们应付不来。」
  穆言鼎走上前去,沉声道:「文渊,这套」酒狂「功夫,也是文武七絃琴中化出来的么?」
  文渊微微一惊,收势站定,道:「不错,原来前辈也懂得琴曲。」穆言鼎道:「魏晋阮藉歎道之不行,酗酒佯狂,托兴而做此曲。老夫沉 浸琴道数十年,如何不知?除此」酒狂「一曲,再无其他琴曲能合你这套武功之形意。」文渊被他识破所使功夫,甚为吃惊,微一定神,道: 「前辈深通琴理,晚辈佩服。」
  旁人见到文渊的动作模样,只道他使的是醉八仙一类功夫,却不知文渊是取意于竹林七贤之一的阮藉所作「酒狂」琴曲,意境大相逕庭。 穆言鼎已听说过文渊以琴曲领悟武功,自己又曾尝试参悟文武七絃琴,虽未成功,但却仍然看出了文渊的武功路道。只听他说道:「司空兄, 诸位请先离开,让老夫拾夺此人。老夫待会儿施展的功夫不分敌我,只怕对各位不妥。」
  司空霸见穆言鼎一语道破文渊的功夫,心中大为惊佩,心道:「这老家伙倒真有本事,我没瞧出,倒给你看出来了。你有本事,就让你对 付这小子也无不可。」
  当下一拱手,笑道:「穆尊使的」五音弹指「,咱们确实不敢领教,便请穆尊使大展神威罢。只是别震伤了那位美人儿,那咱们可承担不 起哪!」当下卓善解了狄九苍的穴道,云霄派众人纷纷退出舱外,只余穆言鼎和文渊二人对立着。
  文渊见穆言鼎气势沉稳,早知他不易对付,朝「不正宝箱」一望,心道:「就算打发了这人,那司空霸还会上来缠斗。刚才对付狄九苍、 卓善只是一时取巧,要是他们各出真功夫,一涌而上,无论如何难以对付。如今只有斗得一个算一个,先收拾这姓穆的。」当下内息流转,九 转玄功运行奇经八脉,凝神以对。
  穆言鼎双手负在背后,默默不语,身形不动,突然「铿铿铿铿」一串金属碰撞之声响起,节奏繁密,高亢响亮之极。此声一起,文渊忽感 内息翻腾不已,心脏剧烈跳动,全身为之震动。
  文渊大骇,却不知这声音从何而来,只听得一下金属节奏,便感心惊肉跳,难受得皮肤如要四分五裂,体内似有无数个大浪沖激,又宛如 千百把刀剑在身体里乱切乱削。文渊提起神功抗拒,仍觉脑中一片混乱,剧痛欲裂,烦躁莫名,心道:「这是什么声音?从那儿来的?是…… 是这姓穆的弄出来的?」一望穆言鼎,见他双手仍负在身后,心中陡然雪亮:「这老鬼身后有古怪!」这时他神智失控,似乎随时都要被怪声 激得发疯,咬牙忍耐,脚下一点,朝穆言鼎奔去,一掌拍出。
  穆言鼎退了一步,先避其锋,突然「铿铿锵锵」金属之声连番交响,双手成拳自身后挥出,到了文渊身前,两个拇指突然在其余八指前划过,异声大响,犹如兵刃交锋之巨响,一瞬之间,十根指头一齐弹出,跟着而来的是十道锋锐如剑的犀利真气。
  金铁之声威势大增,文渊陡觉耳膜痛楚不堪,刷刷、刷刷、刷刷、刷刷、刷刷,十声轻响过去,每一道指力都弹在文渊胸膛,文渊竟然一 击也没有闪过,身子彷彿被穿了十个孔洞,顿时内劲崩散,向后连跌几步,一交坐倒在地,「哇」
  的一声,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,胸前衣衫染得血红。
  文渊一招间便已负伤,神智迷糊之际,一抬头,看清穆言鼎双手,十根指头上都有一枚铁指环,心中立时明白:「是了,那是他指上指环 互相碰撞的声音。他内力比我深厚得多,音律又是急促险峻,所以我没能及时提防。」
  他略一调理真气,在穆言鼎「五音弹指」威力之下,虽是气血腾涌,内伤不轻,但仍运使残力站起,心道:「要是我倒在这儿,如何能救 出紫缘?这老儿的招数道理既然明白了,总有破解之道。」
  想到紫缘,他突然猛地一惊,回身往铁箱奔去,贴着铁箱叫道:「紫缘,紫缘,你没事吗?」他想起穆言鼎指音之强,深恐紫缘禁受不起 震荡,伤了身体,竟不理眼前强敌,只是怕紫缘因此受了损害。
  但是铁箱之中一无回应,更无琵琶声响,往缝隙中望去,也没有紫缘的眼光回望。